幸福·未央

原来幸福它是一种满足。是我以前苛求得太多,才让自己跌进痛的旋涡。我还很笨,以为将某些东西强留在自己身边,便会幸福。可是幸福它一如五彩的灵鹊,只有将它放开,才能看见美丽的弧线。

对于我,一个人,已足够。

我跌进痛的旋涡,却看见幸福的轮廓。

——楔子

亲爱的,我不幸福。

我背靠在床上喝牛奶,浓浓的奶香在滑进喉管的刹那,我感到莫大的满足感。舔舔嘴唇,我突然想到了什么,蹦下床,急急地从书橱里抽出一张照片。

17、8岁的我们在2009年6月的太阳底下,咧着嘴,傻傻地笑。我记得你那天拿着毕业照趴到我的课桌上,你说,我不想分开。我看见你一贯咧开的嘴角,只是再也扬不到微笑的弧度。

我别开脸望向窗外,刺眼的阳光顿时充斥着整个瞳孔,在那一瞬间我什么也看不见。

我从没有告诉过你,在照相的片刻,我有多么努力地强迫自己,才没有掉出泪来。

亲爱的,我会想你。我终究没有告诉你,这年的6月,太阳是那么的灼热,把我仅有的幸福晒得面目全非。

我想快乐。于是我从抽屉掏出随身机,插上电源,开最大声,听摇滚。我呈“大”字型趴在床上,感受到身上每个细胞的亢奋跃动。

金属朋克的嘈杂声终于减少了我莫名的不安感。我想大叫,可是下一秒整个世界突然安静下来。停电。

我缩进被窝,暖暖的。闭上眼睛,耳朵里仍回响着强烈的金属碰撞声。于是我索性盖住脑袋。我将身体蜷成大大的“C“型,犹如胎盘里的婴儿般,满满的安全感。

亲爱的,我想幸福。

我从来都不知道什么是幸福。我记得小学课本里有篇文章叫《幸福》,可是时间太久,我早已记不清上面的只言片语。

我突然记起那日我陪你逛街买衣服,在送你回家的时候,我站在马路的这边目送你安全到达对面,亮黑的柏油衬出你瘦小的灰影,仿似一只初生的狸猫。我从不认为这是多么的做作,我只想知道你是否安全。如此而已。

可是次日你跑来对我说,你是多么的感动。

彼时的我突然感到莫大的充实感。于是打着哈哈说,谁让你是我的蓝颜知己?

地球人都知道,我男你女。

然而我们的关系仅限于知己,贸然超越一步,便会兵败如山倒。

在离高考只有35天的时候,我突然感到异样的恐慌。

恐慌的来源不仅仅是你,还有你的他。

你告诉我,你恋爱了。有那么一瞬,我觉得自己的心被掏空了一般难受。我似乎看见有堵墙在我们之间堆砌着,并且与日俱增。

我会和他幸福,你也要。

我看见你挽着他的手离开,走在狭长的花径中,如童话般美好。

亲爱的,我忘了告诉你,我要的幸福在途中出了车祸,伤得连我自己都分辨不清了。

被窝里的二氧化碳积累的过多,仿似滚成了一个巨球,压在我的胸口,喘不过气来。

我猛地掀开被子,清新的空气夹杂着过冷的寒风迎面袭来,一个冲刺摔进我的喉咙,引起我一阵剧烈的咳嗽。

我重新压好被子,眼角还积攒着刚才由咳嗽引起的细小水渍,我懒得去擦,索性侧过身子,闭眼入睡。

可是你知道,有些东西是有必要及时清除干净的,否则就会如同眼角的水渍般,强忍得难受。我用被子的边沿抹干眼角,许是抹得太用力,眼睛极度干涩起来。我转了转眼球,感觉很痛。

6月28日,高考成绩公布。我去学校领成绩单,突然又遇到你。你扬着熟悉的笑脸,朝我晃晃手里的绿色成绩单。

比想象中要好很多哦。你说。

我正想问你打算填哪的学校,却看见他下了楼梯一把搂过你。

我朝你笑笑,再见。

其实我早在网上查了成绩,我来学校的目的只是为了碰个运气,能够遇见你。我趴在阳台看落在大樟树上的七色阳光,垂眼便看见你们紧挨的身影。我想那天的太阳真是猛烈,将你们的身影拖得那么长,一直拖到我的心里。

亲爱的,我忘了告诉你,我会永远记得你这个知己。

我会幸福。

眼睛越发疼得厉害了。我睁开眼睛,周围仍是噬人的墨黑。我跳下床,拧了拧开关,还没来电。于是我摸索着走进客厅,找到饮水机,接大杯水,一饮而尽。

重新回到床上,我翻开手机。时间显示,23:42。

我闭上眼睛。

我突然又听见你那天说的话。彼时是2009年11月10日,在离开你的第153天,我正上完课回寝室却意外地接到你的电话。

你在电话那头大声骂我,还当不当你是朋友,为什么不告诉你我的号码云云。之后你似乎骂累了,顿了好久,才说,你现在幸福吗?

我如撒谎的小孩般四处寻找借口来回答,慌乱之际,却听见你的声音传来,我和他分了。

我愣了半会,然后像从前那样打着哈哈说,那正好,明天我们一起过光棍节啦。

你在那边干笑两声,似乎在努力地寻找词汇来堆砌你的语言。半晌,你说,快上课了,记得联系我。便匆忙收线。

我握着手机听你那边传来的忙音,顿时心里难过的要命。

我还没有来得及告诉你,我现在过的很幸福。原来幸福它是一种满足。是我以前苛求得太多,才让自己跌进痛的旋涡。我还很笨,以为将某些东西强留在自己身边,便会幸福。可是幸福它一如五彩的灵鹊,只有将它放开,才能看见美丽的弧线。

对于我,一个人,已足够。

就像现在,躺在床上,做个好梦,就很幸福。

我翻开手机,上面显示,0:01。我微笑入睡。


这篇文章是我高中的时候读过的一篇文章,但是感触很深,所以大二的我仍然记得这篇文章的题目——《幸福未央》。未央未央,“夜如何其?夜未央。”我要的幸福在途中出了车祸,伤的连我自己都分辨不清了。我想,大学里,可能我不会在爱上别人了吧。其实幸福它只是一种满足。是我以前苛求得太多,才让自己跌进痛的旋涡。我还很笨,以为将某些东西强留在自己身边,便会幸福。可是幸福它一如五彩的灵鹊,只有将它放开,才能看见美丽的弧线。

对于我,一个人,已足够。

晓风东东,加油!